第二十八章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进行到底

  诸天谍影最新章节
  黄尚真的没想到,团战刚刚开始,己方就斩获了敌方的一员大将。
  实际上,血影神功本就是极为强大的功法,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上,都颇为极端,再加上为保贞操,罗如烈居然爆种,才促成了这场贞子单杀,阿罗凯旋。
  真是人生处处有意外。
  当然,代价也很惨重。
  罗如烈归来后,血影已经被消磨了大半,直接如一滩死水般趴伏在地上。
  吕小布更是失魂落魄,口中喃喃自语:“简直不是人,你们简直不是人!”
  “这一看就知道,是顺风顺水上来的……”
  黄尚摇摇头,想来这位在道妖团队里,没有过多体会到主神殿斗争的参悟,否则手段比这可怕的多了去,这就受不了了?
  “我们本来就是鬼!”
  天鬼皇的女儿天魉更是直接,探出五指,指甲上凝聚出极致的漆黑,向着吕小布的天灵插下。
  嗖!
  一龙神火罩浮出,护住吕小布,抵挡住天魉的攻击,同时他也反应过来,服用药物,手中出现方天画戟,身后有一股苍凉磅礴的凶威杀气升腾。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
  不比其他鬼,他是肉身被硬生生拖了进来,纯靠气血抵挡鬼气的侵蚀,难度比起仙灵之气还要大得多。
  但吕小布偏偏抵挡住了,伴随着狂吼,身后有金戈铁马,无限杀伐之音,也有浴血奋战,马踏连营,锋芒毕露的煞气,于绝境中开始爆发。
  那是他低星级的能力,到了高星级后,由武入道。
  “此人是沙场猛将,神魂还如此强大,是天才一流了。”
  黄尚冷眼旁观。
  东西方的强化体系,到达后面都是殊途同归,东方是修真,西方是超魔,追寻无上的道路。
  而眼前的家伙虽然名字不正经,但也是个人才,天赋才情都是一流,不可能坐以待毙。
  只是他先前失措,此时都已经离开驻地熵皇城,到了鬼界酆都,还想要挣扎反扑,那就是做梦了。
  “坏蛋……打!”
  眼见着姐姐天魉动手,弟弟天魑也展开席子大的手掌,向着吕小布扇了过去。
  但吕小布怡然不惧,方天画戟直接斩出,磅礴大力直接抵住天魑,竟是将这五米高的大胖小子给撞飞出去。
  “千万不能被他走脱啊!”
  奄奄一息的罗如烈大急,殊明看向黄尚,却见黄尚冷眼旁观,没有出手。
  在天鬼族的地盘上,不需要外鬼帮助,出手是对他们的侮辱。
  “呼哈哈!呼哈哈!呼哈哈鲁哈!”
  果不其然,下一刻,伴随着抑扬顿挫的呼喝声,阵阵鬼风刮出,骨灰从四面八方飞扑过来,发动天鬼大阵。
  浓烈鬼气潮涌,九幽临至,万凶颤鸣,吕小布陷入其中,左冲右突,各种道具卡挥洒,身形却是逐渐淹没,最终消失不见。
  鬼族的正面战斗能力,其实不太给力,但他们对于地戾鬼气有着先天的控制力,衍生出的种种灵异之能,绝对不容小觑。
  别说吕小布招架不住,就算是一尊半神进来,想要闯出去,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办到的。
  黄尚观察着种种细节,心中的计划越来越清晰。
  终于,吕小布被彻底拿下。
  一龙神火罩和方天画戟分离,周身上下捆绑着十三条骨灰之链,连一个小拇指都休想动弹。
  只是他的嘴上还在怒吼:“竟然让一个大男人装成贞子来骗我,太卑鄙了!我败得不服!我不服啊啊啊!”
  “连贞子都不放过,许仙都没你牛逼,怪得谁来……”
  这种精虫上脑的家伙,没什么好说的,黄尚对着姐姐天魉使了个眼神。
  天魉没懂,旁边一直等候的鬼将马上翻译道:“魉公主可以主持搜魂之阵,查明真相。”
  黄尚斜眼。
  你会说汉语啊!
  鬼将露出铲子嘴。
  这不显得您精通外语吗?
  “将他带回去,开启九幽阵!”
  天魉得到提醒,发布命令。
  搜魂在人界,是极为残酷,一般不是邪道修士,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但在鬼界,搜魂就是稀松平常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魂。
  等回到之前的天鬼族地盘,半空中的龙葵已经放下,取而代之的是吕小布。
  他呜呜呜得飞上半空,肉身一颤,气血阳刚再也护持不住,神魂飞出,其中闪烁出无数画面。
  道妖团队、五位成员、驻地熵皇城、土灵珠、龙葵……
  虽然无法翻遍所有的记忆,许多隐秘的事情,比如道妖等人的真正底牌,吕小布本来就不清楚,但近来的布局,他都参与其中。
  这已是巨大的收获。
  “果然是他!”
  天魉看到了十年前,吕小布手持一道符箓,贴在了天鬼族的地盘上,从那之后,她和弟弟的修为进境就停滞不前,无法晋升为鬼王,气得双目血红。
  “道妖、墨天宇、灵源、飞儿,吕小布与指南车配合,能一定程度代替太素,观察天道,那个叫灵源的,则可以感知危险,目前已经示警,防御等级提升到了极限……”
  黄尚则在查看道妖团队的情报。
  事实证明,这支团队不愧是巅峰强队,每一位队员都是强者,且擅长领域不同,配备合理,蒙蔽天道,危险示警,全都不缺。
  倘若没有擒来吕小布,取回土灵珠的几率,怕是连一成都没有,即便他绕道鬼界,从鬼界酆都走后门,也会被灵源早早察觉……
  当然,现在也不高。
  除非让世界意志出手。
  黄尚权衡了一下,默默摇头。
  那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同样也是主神殿期待的。
  主神殿派出轮回者,进入世界搅风搅雨,就是让世界意志和守护世界的强者分神。
  五灵珠对于轮回者而言是重宝,但对于主神殿就不算什么,如果现在世界意志对内出手,确实能保住土灵珠,乃至灭去道妖团队,但会让本就处于下风的界外战场,变得更加劣势。
  所以他的目标,是在不借助天道的情况下,收回土灵珠。
  当然,天道不出手,不代表它没有作用。
  “尊上,请带她走吧!”
  另一边,查明真相后,天魉挥手,抱着魔剑的龙葵飞了过来。
  相比起那个一根筋的父亲天鬼皇,她并不愚蠢,很会做鬼,隐隐觉得,这位来历不明的“神使”,目的很可能是这蓝衣女鬼,既然这样,不如做个顺水鬼情。
  黄尚也不多言,伸手按在魔剑之上。
  嗡!
  这柄紫色剑身,刻有古姜文字,样式古朴的大剑,立刻颤动起来。
  起初是抗拒,然后是试探,最后是接受。
  下一刻,黄尚眼前一花,来到了魔剑内部空间,发现里面正有两道身影在战斗。
  左边一袭蓝衣,头发也是水蓝色的,身着轻盈飘逸的广袖流仙裙,手持一把射日弓,移动之间,清冷如寒的裙裾于虚空中漾出深深浅浅的涟漪。
  右边的一袭红衣,如缎的暗红发色衬着肤白胜雪,眼睑嘴唇施以脂粉,显得妩媚妖娆,一柄紫边黑底的巨大镰刀旋动挥舞,斩出道道阴暗的辉光。
  这两位都是龙葵,当年魔剑被镇压在锁妖塔时期,龙葵分为两个人格,蓝葵温柔似水,羞怯文静,红葵性格刚烈,泼辣张扬,正好形成互补。
  而现在的她们,只是跟一团无形的气流苦斗。
  “邪剑仙……”
  黄尚看着那团扭曲不定的无色气流,露出郑重之色。
  分身选择时,他就看到了邪剑仙,忽而是蜀山五老的形态,忽而又成了虚无的先天之炁,千变万化。
  这说明此世的邪剑仙,是没有固定肉身的。
  原剧情里,邪剑仙看上了雪见的肉身,因为雪见是夕瑶用神树果实所孕育出的,先天具有神力,哪怕转世成了人类,也与一般人大不相同,对于邪剑仙是大补之物。
  但即便它能夺舍雪见,其实力强度,也仅仅是人界巅峰,比起曾经的蜀山五老都强不了太多,更别提与那些巅峰的神魔相比了。
  可现在,邪剑仙舍去肉身,纯粹以一股邪念存在,非人非鬼非仙非妖非神非魔,跳出六界的范畴,就着实可怕了。
  也就是说,在轮回者的作用下,这个邪剑仙基本就是电视剧版本,难缠程度比原著强得多。
  怕是道妖团队出了不少力。
  这不是单纯的推测,当黄尚的视线落在那道光辉上时,恍恍惚惚之中,百年时光转瞬即过,尝遍无数美酒,历经悲欢离合后,苍穹有天光降下,化作朵朵天花,缤纷不绝。
  这是成仙了。
  大欢喜,大自在。
  黄尚看着。
  面无表情。
  天光再现,这回是飘渺的仙躯,跨越银河,去往一个神奇飘渺,清灵变化,至高无上的界域。
  神界。
  这是成神了。
  依旧面无表情。
  然后画面再换,至高无上的帝座出现,原本的天帝伏羲满脸欣慰地看着他,就像是上一届老领导看到年富力强的新干部,虽然心里恨不得掐死对方,但依旧和蔼可亲,谆谆教诲着把位置交托过去。
  这是当天帝了。
  面无表情。
  然后继续向上,六界太小,已经容不下他,直接破开世界壁障,去往茫茫诸天,称王称霸,继续装逼……
  面无表情。
  然后……
  编不下去了。
  黄尚终于笑了。
  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邪剑仙,你还是不懂这个道理!
  实际上,这也是黄尚作为外来者,一直处于局外人的关系。
  如果换成仙剑世界内的生灵,第一关引诱都很难通过。
  不得不说,没有形体的邪剑仙,简直将诡秘难测发挥到了极致,勾动人心诡秘,七情六欲,幻化无穷,恩怨情仇,喜怒哀乐,世间种种,尽在其中。
  邪之一字,并非是表面的邪恶,而是扭曲本心,操控一切之感。
  而现在位于魔剑之内的,还仅仅是当年蜀山一战时,邪剑仙打入龙葵体内的一股气息,就使得龙葵十年时间疲于应对,沦落鬼界,险些被天鬼族炼化。
  所幸此时,黄尚到来。
  他也不含糊,身躯一转,酒神之影浮现,对准这股虚无之力,一壶砸下。
  存神之力,最依靠的就是元神,实在是方便至极。
  邪剑仙的力量在发现黄尚完全不受其引诱时,就已经十分警惕,眼见攻击到来,立刻予以躲避。
  但龙葵处境那么危险,它跟龙葵互相厮斗,被困于魔剑之中,同样也得不到吸收,亦是强弩之末。
  仅仅闪躲了十几个呼吸,就被收入了壶中,酒水晃荡,颠簸不休。
  眼见大敌之力被镇,两个龙葵齐齐长舒一口气。
  蓝衣龙葵敛衽一个万福,很乖的样子:“多谢相救!”
  红衣龙葵则不知道跟哪个轮回者学的,手指一并,在脑袋前一甩:“呦,谢谢小弟弟!”
  “请把小字去掉……”
  黄尚没有跟一千多岁的小姐姐计较,他也计较不了,因为蓝衣龙葵坚毅的神情一放松,马上软软地倒在红衣的自己身上,双目闭起,陷入了沉睡。
  “切,每次都是靠我!算了,原谅你了!”
  红衣龙葵摸了摸蓝衣龙葵的脸颊,也顶在她的额头上,一起陷入沉睡。
  “呼噜!呼噜!呼噜!”
  “呼噜噜!呼噜噜!”
  ……
  两女与邪剑仙之力争斗十年,实在太过疲惫,此时受到了魂魄的自我保护,陷入沉睡,就像是花楹无法恢复人形一样。
  好在睡归睡,魔剑还在起作用,那邪剑仙之力虽然被酒神压住,却是左冲右突,还想反抗。
  于是乎,黄尚借助这个环境,开始炼化。
  他对于这种不具形体的邪剑仙,其实是很感兴趣的。
  从某种意义上,和黄裳、石之轩、无名一样,这也是轮回者造就的一个强化版集合体。
  但凡这类存在,都有着触类旁通的闪光点,对于修行极有裨益。
  黄尚在魔剑内的争斗,外界并不清楚,天魉天魑寻找破除符箓的办法,殊明本体目光闪烁,左右两头正在他头顶上猜拳,而罗如烈则全力疗伤,吸纳地戾鬼气,那之前萎靡的血海,又渐渐恢复过来,都顾不上魔剑这里。
  “咦?这股气息……”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如烈和殊明突然将目光落在黄尚身上,并且目露惊恐。
  因为他们感到一股陌生而熟悉的气息。
  “邪剑仙?不对!是邪剑仙的力量被他吸纳了?”“要完!”“要死!”
  殊明毕竟是仙人,很快洞察了真相,左右两头道出了心声。
  这小子如果连邪剑仙的力量都能镇压,那他们还有什么反扑的机会?
  他左思右想,头反倒微微垂下,露出了敬畏之色。
  “草!一定要找个机会,做了这小子!”
  “可惜我现在身受重创,否则倒是可以试一试!”
  罗如烈眼中则凶光闪烁,想着是不是要直接发动偷袭……
  但看着虎视眈眈的天鬼族,他自己又被吕小布打得连原形都恢复不了,最终还是泱泱地瘫在地上,失去了高光。
  终于,在小半个时辰后,黄尚魔剑一转,一团虚无的光芒从魔剑内溢出,目标直指吕小布。
  加强版的邪剑仙,是你们造就出来的。
  现在就看看,你们是否能抵挡得住它的侵袭了!
  ……
  “唔!”
  吕小布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屏幕,露出错愕之色。
  隐隐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但那个念头一闪而逝,注意力就被屏幕内出现的画面吸引。
  天鬼大阵内,已经没了龙卷之内的那道蓝衣倩影,取而代之的是天魉天魑的身影,盘坐于阵法中,开始冲击鬼王之境。
  “该死的!我的龙葵!是谁坏了我的好事?”
  吕小布大为恼怒,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酆都到底发生了什么,墨天宇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小布,天道的情况怎么样?”
  天道关系到全队安危,吕小布不敢怠慢,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来到中央的光柱前,伸手触摸过去。
  “没事,能有什么事?等等……”
  随着他的操控,大眼珠子不断旋动,探查九天十地,吕小布起初神态放松,但很快面色变了。
  他的心头,升起一股浩瀚无边的气息,循着某种难以形容的轨迹,一路向着酆都蔓延过来。
  天道?
  下一刻,吕小布骇然惊呼:“不好!天道冲着酆都来了!”
  “什么!”
  墨天宇面色剧变,第一时间通知道妖。
  三道光芒纵出,落在指南车外。
  为首的,正是炼化土灵珠的道妖。
  “天道靠什么锁定,我们两次进入世界的气息,还是土灵珠?”
  “无法判断,它的气息指向的是整座酆都,不能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发现我们了,可能是草木皆兵。”
  “天道发现这里,还有多久?”
  “无法判断,可能是十天,可能是一个时辰,也可能就是下一秒!”
  “天道分出了多少力量?”
  “无法判断,可能多,可能少。”
  ……
  道妖问,吕小布答。
  墨天宇三人听。
  然后发现,一问三不知,说等于没说。
  这其实很正常。
  即便是太素,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提前示警,趋吉避凶,不可能掌控天道的一举一动。
  真有那个实力,也不会是六星级,早就是神魔级以上了。
  吕小布的明确示警,就是最大的功劳,再加上之前清源的警告,危机的来源,似乎已经完全明确。
  天道来袭!
  感觉到气氛变得压抑,吕小布心中涌起一股本能的不安,吐口而出:“队长,土灵珠……要不放弃吧!”
  最讨厌吕小布的飞儿皱眉:“放弃?吕小布,你不会不知道下个世界就是战争世界吧?我们的驻地核心,距离半神器只有一步之遥,获得了土灵珠的能量,就能产生质变,现在放弃,战争世界的败亡几率,高达七成,你是要用现在的退缩,换取苟延残喘吗?”
  吕小布呐呐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天道来袭,我们挡不住……”
  灵源拍了拍西瓜:“正面抵挡是肯定不行的,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他、飞儿和墨天宇三人,都看向道妖,道妖脸上没什么变化,看向飞儿手中绣着的那方手绢上:“绣好了吗?”
  “人界一面绣了大半,鬼界还没开工!”
  飞儿展了开来,就见上面有无数古色古香,带着鬼蜮风格的建筑,街道上人影来往,络绎不绝,商贩叫卖吆喝,不绝于耳,热闹繁华,竟是活动的。
  此画就是一幅酆都版本的清明上河图,而且不仅仅是描绘,它是真的将酆都众生收纳于其中。
  之前黄尚他们看到的人界酆都繁华之景,都在这一方小小的手绢之上。
  确实没有完全绣完,大约只有百分之七十左右。
  而这块手绢,应该有两面,但现在只纹了正面,背面却是一片空白。
  那一面,代表鬼界的酆都。
  道妖看着,却是微微颔首:“够用了。”
  此言一出,吕小布的神情大变:“队长,你要以酆都为筹码,要挟天道?”
  道妖目光清润,答了一个字:“是。”
  四人哪怕有所预料,也不禁面面相觑,心跳砰砰加速。
  早在选择酆都时,他们就有了计划,如果天道察觉,又不想功亏一篑,该怎么做?
  正面抵抗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神魔,都无法在世界内部抵挡天道,那个主场优势谁都逆转不了,所以祂们的战斗放在界外战场上。
  既然无法力敌,那么唯有智取。
  如何智取?
  绑架人质,获得筹码!
  人界酆都三十七万人……
  鬼界酆都百万鬼众……
  都是筹码!
  关键在于,还有这座城池本身。
  如果是普通的城市,威胁不了天道,就好比之前血灵团队在德阳布置万灵血阵,那只会引发暴怒,天道一个天雷降下,直接劈成灰灰。
  可酆都不同。
  酆都连接阴阳两界,是人界和鬼界的交接点,如果这个地方有个什么剧变,那么结果绝对不仅仅是死一些人,而是波及两界乃至六道的大事。
  所以他们当年才选择了酆都。
  整座城市,都是人质。
  只要捏住了这张牌,就有机会在天道的眼皮子底下,夺走土灵珠。
  这可是超级大手笔!
  当然,计划归计划,真正要到这一步,四名队员依旧感到不安,唯独道妖的神情始终平静。
  “各行其是!”
  好像探讨的不是关系到数十万乃至两个世界的大事,而是一件今天晚上吃什么的小问题,一摆拂尘,悠然转身。
  目送着这道背影,墨天宇四人面面相觑,眼神都变得沉凝专注起来,隐隐间又有些兴奋。
  接下来的一天,将是最为惊心动魄,决定生死存亡的一日!
  成,半神器大成!
  败,万事皆休!
  生死一线,实在刺激!
  ……
  与此同时。
  鬼界酆都。
  黄尚手持魔剑,默默感应,片刻后睁开眼睛,眼中露出寒光。
  为了监察天道,吕小布所处的指南车是独立的空间,不能沾染多名轮回者的气息,因此之前的战斗并没有暴露,他在鬼界一来一回,也没有被发现。
  关键在于,邪剑仙病毒诡异非常,再加上天鬼大阵的配合,连吕小布都忘掉了这段记忆。
  包括胡子扎脸的“阿贞”。
  当然,这还是有破绽的。
  比如之前吕小布负隅顽抗时,花费了不少道具卡,这些就没办法变出来。
  所以长时间的潜伏不现实,随时可能暴露,但短时间内却能收到奇效。
  他现在就收到了反馈。
  在发现天道可能锁定之时,道妖团队选择了负隅顽抗。
  如果道妖团队能知难而退,放弃土灵珠,自行退走,其实是兵不血刃,目前的最佳选择。
  但对方不仅不退,还启动了杀手锏,将整个酆都绑在战车之上!
  关键在于,黄尚的目标是,靠世界内部的力量,去夺回土灵珠。
  难度陡增!
  而这一刻,他轻抚魔剑,也感受到了那股令人兴奋的挑战感:
  “既然你们要追求刺激,那就进行到底吧!”
  ……
  (后面还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