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卡芙妮的梦

  玩家超正义最新章节
  “对,就是陛下生日的那次……我梦见那时候的您了。”
  卡芙妮说到这里,微微移开目光面色有些微红:“那时候您还挺可爱的……”
  你这话说的,我现在不可爱吗?
  安南心中想道。
  她右手举着饼干却没有继续吃,而左手五指有些不安的微微收紧,缩回了袖子里。
  她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那个梦我醒来之后,已经快忘光了。但我隐约记得……你最后杀了我的叔叔。”
  “……那我要道歉吗?”
  安南轻笑着说道:“为梦中我的行为道歉?”
  他心中却隐约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那个噩梦的钥匙是卡芙妮……
  怪不得那个卡芙妮能这么沉着、关键时刻还能不掉链子,不慌不哭不吵闹。
  就算她再孤僻,也不可能在什么都没经历过的情况下,心智就变的如此成熟。
  恐怕那是一个双人噩梦。
  只是卡芙妮本身没有未来的记忆……就像是真正的做梦一样。
  “——不需要道歉!”
  卡芙妮却只是下意识的说道,声音比平时更大了一些。
  随即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声音低了下来:“抱歉,安南……我只是想说……不,没事。抱歉。我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的情绪……”
  如果那个时候,你真的能够杀掉腓力……就好了。
  但她的理智,让卡芙妮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毕竟,安南是未来的凛冬大公。
  这种话不仅不恰当……说不定还会让安南以为自己是一个残忍而对权力贪婪的人。
  你怎么也是个抱歉怪……
  安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突然,卡芙妮却是眼睛一亮。
  “对了,我还想起来一件事!”
  她的声音略微急促,飞快站了起来对安南行了一礼:“对了,安南殿下……请稍等一下!”
  安南温和的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别的不说……在这个噩梦结束之后,之前那总是像幽灵一样说话轻飘飘、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卡芙妮,却是又有了点人味了。
  她说话也变的流利了起来,感情也变的丰富了一些。
  就像是尸体逐渐活过来了一样。
  ……是侵蚀度降低了吗?
  安南看着卡芙妮从梳妆台前把自己的首饰盒拿过来,隐约有所猜测。
  果不其然——
  卡芙妮把首饰盒打开之后,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枚蓝色的宝石弹珠。
  “霜之眼啊……”
  安南感叹道。
  “殿下您当年送给我的礼物……帮大忙了。”
  卡芙妮心有余悸的说道:“多亏了它,不然我根本无法意识到记忆被修改过了。
  “只是……抱歉,我现在还不能将它换给您。我还需要用它来对抗我的敌人……而我……也没有什么等值的东西能送给您……我不知道您在这里,不然我来之前就会把我的收藏都带上的……”
  看着试图努力向自己解释的卡芙妮,安南一时间有些恍惚。
  ……原本的安南·凛冬,也选择将“霜之眼”送给了卡芙妮吗?
  他甚至说了和自己类似的话。
  这就让安南有些奇怪了。
  他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安南·凛冬的记忆,也不存在潜意识被影响的可能性——他把霜之眼送给卡芙妮、让她下次见面时找个等值的东西还给自己,那正是安南自己的性格。
  他非常了解自己。
  可是历史上的安南,却与自己做了相似的选择……
  “你先留着吧,卡芙妮。我要它也没用。”
  安南温和的说道:“至于你的敌人……你也不要怕。
  “等春天到了,我就就陪你一起去王都。”
  “但那太危险了!”
  “并不危险,卡芙妮。”
  安南缓缓说道:“我已经快要进阶白银了。”
  卡芙妮闻言顿时微微瞪大了眼睛。
  在上午的阳光下,她那如红宝石般清澈纯净的瞳孔仿佛闪着光。
  “……你不是,成为超凡者才一个月吗?”
  “可能我是天才吧。”
  安南笑眯眯的说道。
  但卡芙妮却是有些严肃的起身,走过来用额头碰到安南的额头上。
  在这个距离下,安南能够清晰的闻到卡芙妮身上栀子花与柑橘的味道,以及比正常人更低的体温。
  安南原本以为这是某种仪式,或是她想看看自己是否发烧了……
  但很快安南就看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行提示:
  【卡芙妮·诺亚正在试图吸取你的侵蚀度……】
  安南连忙打断了她的动作。
  “——你在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是否被我的诅咒侵蚀了……”
  卡芙妮就有些困惑的抬起头来,打量着安南。
  她强调道:“这么快的进阶,并不正常。”
  “你不也很快吗?”
  安南随口笑着问道:“那结果呢?”
  “……没有。你的灵魂很干净,干净的不像是一个超凡者……”
  甚至还闪耀着夺目的光辉。
  就像是卡芙妮曾在幻觉中看到的安南一样。
  她有些忧虑的说道:“你还记得吗……我跟你说过的,王都里有恶魔。”
  “我记得。”
  听到是正事,安南就认真了下来:“那到底是什么?”
  “我那个时候,神智不是很清楚,可能没说清楚……”
  卡芙妮咬了口嘴唇,轻声解释道:“你听过堕落之路吗?
  “其实我们常提的‘超凡之路’,正确的说法叫做‘升华之路’。而升华之路和堕落之路加起来,才是超凡之路。
  “如果说升华之路,是不断净化噩梦抽取诅咒、再以意志战胜诅咒,最后以个人的强烈重塑灵魂,抵达‘染色’阶,也就是如今的‘黄金’阶的话……
  “堕落之路,就是先用诅咒将自己完全侵蚀。
  “两条道路上,只有青铜阶是重合的。如果选择净化自己的灵魂,就会抵达白银……如果选择诅咒满溢,就会踏入堕落之路。堕落之路没有白银阶……可以直达相当于‘染色’的新境界。所以他们其实都理解错了,我其实不是没有诅咒承载物的白银阶……我走的是堕落之路。
  “同样需要某种异质的强烈,但并非是以重塑灵魂,而是以重塑躯体。
  “……也就是说,要成为恶魔。有自我意识的恶魔……就像是那些失控的人一样。”
  卡芙妮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会看向安南:“在成为恶魔后,是无法承载真理的。因为我们的灵魂仍然是凡质的。
  “只有一个例外。就是恶魔得到某位正神的恩赐,愿意净化掉自己身上的侵蚀……那样的话,恶魔就会成为‘使徒’,和掌握真理的半神一样得到永生。只是需要响应仪式的呼唤……这是捷径的代价。”
  ——也就是仪式中的召唤物。
  卡芙妮深吸一口气,看向安南。
  “而自从见到您之后……我的侵蚀率就在一直下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