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工作的委屈

  我生卿未生最新章节
  在之后的几天里,两个人相处都十分愉快,好像又回到了两个人刚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一样。连凌枫自己都说,他好像找回了最开始喜欢苏慕的那种感觉。而对于苏慕来说,或许是因为最近的生活实在是太不尽人意,好不容易有所转机,她就更觉得这一切来之不易,想要好好珍惜了。
  情绪是特别容易感染人的,而因为苏慕心情大好的缘故,这几天店里有和人来的时候,几乎都是充满了欢声笑语的。没有客人的时候,苏慕偶尔也会自己做着做着手工就笑出声来,弄得李超时常会被苏慕的笑声吓到。
  一开始李超还会问苏慕,到底是发生了啥事,能让她开心成这样,结果苏慕几次都摇头,不肯告诉他之后,他也就对此逐渐失去了兴趣。不过就算苏慕不说,李超也知道,能让苏慕开心的,肯定和她男朋友有关,他只不过是有些奇怪,怎么前两天两个人每天都要吵架,苏慕也差不多每天都要哭上一次,而这两天两个人又好得好像一个人一样,打个视频电话也要腻味上好半天,让他这个单身狗羡慕得不行。
  当然,疑惑是疑惑,李超还没有八卦到要去刨根问底,把这种事情问个清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们两个人秀恩爱的时候躲得远远的,省得自己这只单身狗在这里受虐,然后顺便把自己的本质工作做好,省得因为自己的缘故,破坏了店里这么好的氛围。
  苏慕其实对员工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高,她在店里的时候,只要员工不违反商场规则,也不影响店里的生意,她是不会管太多的。也大约是因为她这样的脾气,所以大家还真就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也没有出现玩手机或者是聊天聊得起劲而忽略了顾客的情况,而大家也都很喜欢和她一起上班,基本上在她在班的时候,就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不过或许是苏慕运气比较差的缘故,虽然她当班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但是她总是会赶上因为别人的问题而找上门来的顾客。正常就是出了问题要及时和当班人员以及老板沟通,而且一般都是谁的问题就由谁解决,但是每次她们出了问题之后基本上下意识地就会找苏慕帮忙,除非必要,根本就不会联系老板。因为除了技术上的问题,剩下的苏慕都可以解决,和苏慕说的话,就可以免去被批评一顿了。
  一开始苏慕觉得这样影响不太好,她总觉得就算自己能解决的话,也要和领导说一声,毕竟这不是她的店,出了什么问题总应该要老板也知道。但是后来老板说这家店里没有老板,只有指导老师和助教老师,指导老师能解决的事情,助教老师也都可以解决之后,她就再没有多嘴说过一句。事实上她这样做其实也是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因为老板这么一说,无形当中就是拿她当普通员工对待的,可是她的工作量和腰承担的责任却要比普通员工的都多,这就让她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更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还拉不下来这个脸去和领导争论这些事情,所以她也就只能默默地忍着。
  有的时候她其实也挺羡慕那些因为不满意工作环境还有领导,能够说辞职就辞职的同事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她就是觉得能站在领导面前,坚定地说出自己的不满的那些人,着实是勇气可嘉。她也想像他们一样,勇敢地站出来和领导说出她的不满,但任何人始终都是不一样,无论她一开始故做多大的勇气,只要她站在领导面前,这种勇气就会立刻消失不见。
  她害怕自己提出的要求在别人看来是在无理取闹,是她贪心想要得太多,她也害怕因此影响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毕竟之后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要一起工作,把气氛搞僵了,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所以这么久了,她换了一个又一个同事,就只有她还一直在她的岗位上,没有任何调动。她的同事和朋友有好多都劝苏慕辞职的,除了凌枫之外,几个平常能和她说得上话的,几乎都说过这个问题。苏慕就一直因为怕有不好的影响,就一直拖着,拖到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才终于辞掉了工作。
  按常理来说,提出辞职之后,苏慕的胆子就应该可以放大了。但事实却是,哪怕她提出了辞职,这些状况都没有发生任何一丁点儿的改变。她的勇气和担忧并没有因为辞职而发生变化,而她的处境也还和辞职之前一样。
  很快,这一周就算是过去了,马上就要到了苏慕他们最忙的时候。因为之前李超没有和她一起过过周六周日,所以为了避免李超应付不过来,苏牧就提前给李超打了预防针,告诉他周六周日的时候可能会很忙,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一开始李超还没有什么感觉,并没有想到,工作量会有多大的改变,也就没有把苏慕说的话当回事儿。一直到周五下午他和苏慕两个人都忙得有点儿手忙脚乱的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苏慕之前和他说这些的含义。而这个时候还不只是周六周日人最多的时候,这让他不禁对明后两天的生活产生了一丝担忧。
  因为调整了工作时间的关系,所以,在周五的时候,李超就开始和苏慕一样开始上全天班了。而或许是因为突然增大了工作量和工作时长的缘故,在晚上正常李超应该下班的时候,他就觉得已经累得不行了,但这个时候正好是人最多的时候,又不可能让他歇着,于是他就忍不住和苏慕抱怨了起来。
  苏慕虽然觉得李超这样做有点矫情,毕竟他也是答应了老板的这样的调动的,既然答应了,就不应该有抱怨,但是又觉得李超这年纪还小,一时之间适应不了也情有可原,于是,即便自己很忙,也抽出时间去,照顾了一下他的心情。等到好不容易把李超这面安慰好之后,她自己反而是有些失落,突然又开始想起,为什么没有人能够站在她的角度,用她的思想替他考虑一下。
  对于工作是这样,对于感情也是这样。在她认识的所有人当中,无论关系是近是远,他们都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试图将他们的思想强加在她的身上,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她究竟是怎样想的,又想要得到些什么。她一直觉得他们对她还是挺好的,可就这一点,她非常的不满意,却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她很渴望这些人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以她的性格去看一下眼前的事物,这样就能更好的体会到她的心情了,也不会,总是说着那些看起来是十分关心她的话,却对她起不了半点作用。可是遗憾的是包括凌枫在内,从来没有人给过她这样的感觉,就连乐多和未央都从来没有猜对过她的想法。
  这些倒还好,苏慕也觉得能够接受。但是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是她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因为那段时间总和凌枫吵架的缘故,所以,苏慕心里总是有很大的怨气,又总是觉得很委屈,并且无处发泄。有的时候哪怕是一点小事,她都觉得忍受不了,以至于总是不停地出现问题。
  苏慕自己也知道这种状况是不对的,她当然也会试着自我调节,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的自我调节就好像失去了功效一样。就算她自己知道不对,也总是会钻牛角尖,而且非要把自己逼到一定程度上之后,她才会把这些压力释放出来。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状况,因为苏慕的自愈能力向来是他们这些人当中最强的,她几乎从来都没有把自己逼到过这种程度。而且就算是发发泄,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只是回家大哭一场,就算是解决了整件事情。
  如果苏慕肯认清现实的话,那么她就会发现,有些事情的征兆,其实早就在这个时候就有体现了。然而她最讨厌的就是面对现实,所以才会把事情拖到更为糟糕的地步。
  而关于这一点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在那天晚上,她加班这件事情上。
  事实上,在商场里工作,想要出现加班的这种情况是少之又少的。除非是商场整体延长工作时间,不然的话,是不会加班的。但是那天晚上,差不多还有十分钟要下班的时候,店里突然来了三位顾客要看幸运石。苏慕其实心里还挺着急的,因为她要想赶最后一班公交车的话,那么她就得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准时冲出商场,不然的话,他要么就是走回去,要么就是打车回家,这两种情况她都不想选,所以她表面上十分有耐心地给这三个女孩子介绍,但心里却是巴不得她们快点离开。
  然而越介绍这三个女孩子听得越起劲儿,问题也就不停地冒了出来。苏慕已经被这些问题问的头都要炸了,她也很想问问,难道她们听不见商场的广播吗?为什么都已经说闭店了,她们还要在这里耽误她下班呢?虽然说顾客是上帝,但总不能因为他们三个的缘故,就要把她和巡场的经理硬留下来在这里陪她们加班吧。
  眼见着这三个女孩子,挑了半天还没有走的意思,苏慕就低头看了看表,确定经理马上就要来检查工作的时候,她就小声提醒了这些女孩子们一句,说是商场已经下班了,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明天或者之后,选一个她们方便的时间再过来。
  其中一个女孩子听到苏慕说这些话之后,还特别奇怪的问了一句,这么快就下班了吗?苏慕听到这个答案气得差点当场发飙,却还是好脾气的对她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之后,那女生随意把自己手上的幸运石往盒子里一扔,拍了拍手,就带着姐妹们走了,苏慕看着那些被扔进去的幸运石,一下就涌起了极大的委屈,险些直接就哭出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因为在此之前,每次她们想要看哪种幸运石的时候,都是苏慕帮她们拿出来,然后再由苏慕放回去的。就算不经由苏慕,她们只要长了眼睛能看到它们,也应该知道,这些幸运石都是分门别类,单独放好的,可是刚刚这个女孩子连看都不看,就随手把她手里的这些石头扔进了盒子里,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两款石头价格相近,且成色其实是差不了太多的,想要分辨出这两种石头来,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情,而且,苏慕也没有看清她究竟是扔了几颗在里面,想要把这些石头找出来,绝对不可能,就只用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而此时苏慕早就已经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了,并且来巡场的经理也已经提示过,要她快点收拾尽快离开商场。于是苏慕就突然涌起了一种特别特别委屈的心理,差一点就直接哭出来。
  她很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在相处的过程当中,还算不错,可是一到这种时候,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样子。她明白,每个人都会率先为自己的利益考虑,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在争取利益的时候,也不应该总是拿别人的利益当做自己的垫脚石。虽然服务行业确实需要以顾客为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从事服务行业的人员不需要被尊重。而且更令人难以理解的是,有些人的工作也是服务行业,他自己也想在工作当中被人尊重,可当它变成顾客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尊重其他的服务员。而在苏慕这件事情当中,她是觉得,其实这个女孩子,完全可以把那些石头交到她的手上,或者是问一下她这些东西应该放到哪里,结果她图方便就那么随手一扔,然后就要牵连苏慕多工作很久,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