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不可思议的破城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
  洪州城不大,它原先是夏州下面的一个城镇,后来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被提升为州。
  西夏一般的州都会下辖一县,但洪州显然不足以如此,就一座城孤零零的矗立在边境地区。
  “左边是折继祖,但他若是想打过来,就得先打下银州,还有夏州,所以咱们需要做的是准备好。”
  沙哑的声音中,洪州守将王舒抬头。
  一张黝黑的脸,脸颊上的肌肤看着有些黑红黑红的。眼神凶狠,所到之处,麾下将领无不点头。
  地图有些粗糙,但并不妨碍王舒在琢磨局势。
  众人围着地图,有人问道:“若是宋军从咱们这里进攻呢?”
  王舒说道:“是有可能,可攻打洪州,宋军一进来就得面临左右夹击,一旦受困城下,我军三面合围,他们自然会陷入苦战。不过……”
  他的手指头在地图上游走着。
  “不过宋军中路是沈安领军,此人诡计多端,咱们要小心些才是。”
  众人点头。
  王舒抬头,见大家面带惧色,就说道:“怕什么?咱们以逸待劳,难道还会怕了他沈安?”
  一个将领苦笑道:“都统军,那沈安和大夏数次交战,对手有先帝,有当今娘娘,此人却从无败绩,绥州就是被他拿了去,娘娘也无可奈何。其人用兵从无痕迹可寻,而且一旦展开防御,谁都无法击破,还得提防他的反击。”
  “宋军火器厉害!”
  一个将领的眼中有恐惧之色,“当时下官跟着大军出征,在宋军的阵列前,咱们的勇士无计可施,而宋军的火器铺天盖地的飞过来,到处都是硝烟和火焰,宛如地狱一般。那沈安在中军无动于衷,只等我军势头一弱,就发动进攻……不能轻敌啊!”
  这人是被沈安吓坏了?
  王舒冷漠的看着他,突然劈手一巴掌把他抽翻在地上,然后走过去,伸脚踩在他的脸颊上,“那是进攻,蠢货!而我们是守城,懂不懂?他沈安再厉害,在洪州城下也只能碰个头破血流!”
  那将领艰难的点头。
  王舒松开脚,说道:“不过沈安狡黠,咱们不能懈怠,多派些斥候去,好生打探消息,还有长城岭那边,让他们警觉些,有消息就赶紧来报。”
  他推门出去,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淡淡的道:“宋人三路大军来袭,兴庆府那边定然人心不稳,急需咱们来一场胜利来鼓舞人心。所以都打起精神来,沈安若是敢来,某要让他饮恨洪州!”
  “是。”
  众将轰然应诺。
  一时间士气如虹。
  有人说道:“那沈安野战确实是不错,从未败过,可咱们有城池护着,也不去打他,他只能攻城。”
  “是啊!他若是敢置之不理越过洪州城,咱们就能断掉他的粮道,到时候让他不战而溃。”
  “准备吧。”王舒心情愉悦的道:“守城的东西都弄来,让各家各户都去收集茅坑里的粪便,多备些金汁,还有弩弓,投石机也弄起来。宋军远来,他们只能弄些小巧的攻城器具,什么火器,还没等靠近就用石头砸烂它们!”
  “都统军高明。”
  随着命令,整个洪州城沸腾了起来。
  各种防御物资被运送上城头,城中依旧在不断打造这些器械。
  王舒监督了半日,直至天黑才回去。
  他刚消失在城头,离城两里的一棵大树后面,严宝玉收了望远镜,然后回去。
  走了一里多,在一个小土包的后面,邙山军三百骑正在歇息。
  黄春裹着兽皮在打盹,听到脚步声后,问道:“如何?”
  严宝玉说道:“辽军戒备森严,不过此刻城头人少了许多。”
  “戒备不森严,怎能显得出某的手段来?”
  黄春打个哈欠,说道:“晚些再动手。”
  前方有脚步声传来,一个乡兵急匆匆的跑来,“郎君带着骑兵来了,步卒就在后面。”
  黄春赶紧起身去迎接。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最后一批斥候刚进城,四野茫茫,仿佛被冷成了一坨凝固的江山。
  沈安带着将领们来了,黄春迎住说道:“郎君,小人正准备动手。”
  沈安点头,继续往前走。
  这些就是天下无双的斥候?
  诸将看着这些乡兵,都馋不行。心想若是自己的麾下有这等出众的人才,当做祖宗供起来也行啊!
  不管古今中外,在许多时候,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重要因素里,永远都少不了打探消息。
  在双方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一旦率先获知了敌情,那战场就对你单方面透明了,再打不赢你就是一头猪。
  “见过郎君。”
  微光下,王真朝看到了那些乡兵们脸上的崇敬之色。
  沈安一手把他们从土匪变成了大宋最出色的乡兵,自然值得崇敬。
  众人凛然。
  “吃东西。”
  大家蹲下来,各自摸出干粮来啃。
  所谓的干粮就是炊饼。
  沈安的晚饭一直放在包袱里,此刻拿出来,炊饼依旧是硬邦邦的。
  咬一口,然后喝一点水,等水慢慢的浸润了炊饼后,再咀嚼。
  这么吃起来很累,但却静心。
  沈安吃了一个炊饼,身边突然伸出一只手,递来了一块肉干。
  “郡公,您吃一块吧。”
  王真朝的脸上全是真诚。
  在乡兵们打通了长城岭的通道之后,王真朝就彻底的服气了。
  沈安本不想吃,可最后还是接了过来。
  咦!
  肉干竟然是软的?
  沈安不解,王真朝说道:“下官贴身捂着,软和了。”
  沈安默然点头,然后吃了肉干。
  “您喝水。”
  另一个将领拿出了水囊,“下官捂热了的,郡公您喝一口吧。”
  沈安接过喝了两大口,说道:“多谢了。”
  稍后全部吃好了晚饭,歇息了一刻钟,沈安招来了黄春。
  “你需要多少时辰?”
  黄春已经琢磨过了,“从这里到城下,步行,加上炸开城门,郎君,两刻钟。”
  王真朝忍不住提醒道:“敌军定然会在城门上安排人手,怕是不好办啊!”
  运送火药包去城门处,你得避开不断巡逻的敌军。可现在天黑,你怎么知道敌军何时走过城门上方?
  “没问题。”
  黄春笑眯眯的给出了答案。
  沈安没有解释,吩咐道:“全军歇息两个时辰。”
  于是全军开始歇息,各种取暖的法子在这里一一展现。
  两个时辰后,生龙活虎的乡兵们集聚了起来。
  “你要两刻钟,那大军一刻钟后牵马出发。”
  一刻钟后牵马缓行,这是笃定邙山军能炸开城门……
  众将不知道沈安的自信从何而来,就传令下去。
  战马的嘴被套上笼子,马蹄上也处理过了,一刻钟后,骑兵出发。
  王韶跟在后面,只觉得心跳快的吓人。
  这便是沙场吗?
  他看着前方从容的沈安,觉得这位郡公压根就没把洪州放在眼里。
  可邙山军能平安到达城门前吗?
  这个问题就在大家的脑海里盘旋。
  时辰到,沈安毫不犹豫的上马。
  后面的王韶迟了一瞬。
  不,是所有人都迟了一瞬。
  “轰!”
  一个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前方传来,火光迸裂,照得前方的人影幢幢。
  卧槽!
  竟然炸成功了?
  大家能看到城门那里被炸散架了。
  而那些乡兵竟然拿出了弩弓,在冲着城头出现的敌军发射,随即就冲了进去。
  呛啷!
  长刀出鞘,众人看向沈安。
  “出击!”
  出击!
  这命令就像是肾上腺素,一下就让全军沸腾了。
  王真朝一边打马,一边骂道:“这是怎么练出来的兵?老夫敢打赌,这天下就沈郡公能练出来……”
  从攻打坚城到夜袭成功,所有人都在狂喜着。
  骑兵冲进了城门里,由于提前出发,敌军的抵抗显得格外的无力。
  “杀进去!”
  沈安一刀砍翻一个敌军,喊道:“别停,马上扫荡全城。”
  这时候不能让敌军集结起来,所以骑兵并未停留,一路冲杀过去。
  马蹄敲打在街道上,到处都是惊呼声。
  王舒带着十余骑冲出了官衙,在街道上喊道:“去叫人来,快!”
  “宋军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一个衣衫不整的将领拎着刀来了。
  王舒冷冷的道:“定然有奸细!”
  特么的戒备那么森严,宋军竟然能摸到城下来,这是怎么弄的?
  而且他们的火器怎么那么厉害?
  刚才的剧烈爆炸把正在睡觉的他从床上惊扑倒下来,此刻额头上还有个大包。
  火光中,那个大包在闪光。
  “有马蹄声!”
  有人在惊呼。
  前方就是黑暗。
  无数骑兵在黑暗的那一头冲杀过来。
  马蹄声雷鸣般的响起,王舒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说道:“兵贵神速,敌将果断。”
  “都统军,跑啊!”
  宋军的骑兵乌压压的看不到头,这十余骑能做个什么?
  “来不及了。”
  王舒拔刀,“某将让宋军看到大夏勇士的武勇,跟着某来。”
  他打马冲了上去,身后的十余骑紧紧跟上。
  “宋将,看看大夏勇士!”
  王舒举刀。
  他知道自己低估了宋军的手段,输得不冤。但他想用自己的武勇来让宋人知道,若非是用了阴谋诡计,他们胜不了。
  “弩箭……放!”
  密集的弩箭把王舒和那十余骑变成了刺猬。
  所谓的武勇顿成笑谈。
  他扑下马来,觉得左臂的骨头断了,身上有几处中箭。
  “宋将!”
  他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有些兴奋的脸。
  王韶俯身挥刀,然后看着鲜血飙射,欢喜的道:“某斩杀敌将!”
  沈安在马背上回头,微微一笑。
  火光中,王韶看到了沈安眼中的鼓励之色,不禁热血沸腾。
  这是他第一次上沙场,但跟在沈安的身后,他觉得无比安心。
  “子纯,你带两千人去抢马,围杀敌军!”
  沈安毫不停留,对边上的官衙压根就没看一眼。
  让王韶去?
  大伙儿有些不理解。
  中路军不说将领如云,可真不乏人才。可沈安竟然令一个文官去,这个让人无法理解。
  抢马是此战的重点,若是失败,被敌军夺得战马,后续就麻烦了,要付出许多代价才能剿灭敌军。
  “破城了!”
  另一边城门处传来了欢呼声。
  “万胜!”
  后面有军士砍断了敌将的脑袋,举着高呼起来。
  “万胜!”
  带着步卒冲进城中的王真朝嘶喊道:“郡公已经杀进去了,咱们要控制城头,兄弟们,跟着老夫杀敌!”
  他带着麾下冲上了城头,开始清扫敌军。
  而当王却带着刀斧手们出现后,街道上那些顽抗之敌就遇到了克星。
  “万胜!”
  火光冲天的洪州城中,宋军如洪流般的往各处涌去。
  ……
  第二更送上。求个月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