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我的东西

  神游诸天虚海最新章节
  血云翻滚,遮天蔽日,越来越是浓厚,越来越是低沉,仿佛要化为一片浓得化不开的血海摧云倾山地直压落下来。
  蓦地只听叫人气血发沉的连绵雷音轰鸣,紧接着血雨滂沱,如瀑如注,从天而降。
  太衍剑派,山门内。
  因为这剑派里明阳真人的一时心血来潮,以及是通过自家弟子们的精与血浇灌下对于这武林实事的精确把握,所以早已在一个多月以前,他们就开始了着手不断的收缩自家门派的势力,以防止被人各个击破。
  而在太衍剑派之中,随着那一声声如同醇厚如水银一般的血色雨水滴落大地的滴答声,一位位被剑派邀请而来的武林人士也是早已列阵于此。
  遥望着这堪比血海倒灌,烧灼万里的异象,他们手中的各种武器不自然的握的死紧,眼中的神色更是闪闪烁烁,难以形容。
  他们在不久以前就得到了太衍剑派的知会,也知晓了这个在最近几个月里游走于武林之中,以血海吞食所有,如,更像甚天灾,就像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满足自己胃口的“饕餮巨兽”究竟是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毫不客气的说,若是抛下所有,单以战力来计算,他们现场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沦为那血海里面的魔怪,生死不由自己!
  所以他们来到这里为太衍剑派助阵,并非是出于武道信念,江湖道义。完全是一窝鸡在面对着不能阻挡的天灾时不自觉的抱团现象。
  再怎么说,相比起他们这一群人。
  在这世界里诞生了2333年的太衍剑派虽然在私下里不知道被多少人暗搓搓的称之为“太衍妓院”,那历代的掌门都是被人戏称为“总老鸨”,今代的明阳真人更是有花魁道首之称,但在力量上人家可不差到哪里去。
  有太衍剑派挑头,大家一起抱团取暖,自然是从者云集,谁敢等闲视之?
  只见这剑派的山门内旌旗漫卷,鸣镝凄厉,各种武器的拔鞘声此起彼伏,漫山遍野,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红旗招展,黑压压地一望看不到尽头,堪称鼎盛浩大。
  然而嘲讽的是,这千军万马、十万武者望着正一步步向着太衍剑派逼进来的“血海”,根本就无一人敢踏前一步,反而是在不约而同的一步步往后退缩。
  唯恐是慢了大家一步,然后就成了这血海之中狰狞可怖的魔怪。
  武道世界,漫漫武者趴在芸芸诸生的身上作威作福一万载,仅有的几分血气,也是得留给自家第三十九房小妾啊!
  若是在这里被挥霍掉了,那自己那些多的小妾们谁来安抚?
  弄不好自己头上的翡翠王冠,真的就和封正义那厮一样的深邃了。
  想到此处,这十万武者向后退去的速度更加的快捷,那在这道“血海”连月里扑灭宗门不计其数,而积累下来的怒气,以及是仅有的几分在自己心底闪耀的武者火气,面对着这条“血海”时也早就如寒风腊月里面的一点烛火,倾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反正纵使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也都是要由太衍剑派来兜底的,太衍剑派不行,另外的两方圣地也绝对会插手的嘛。
  他们这群被抹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咸鱼】,只要在旁边围观时会高喊六六六就行了,根本没必要敢为天下先的。
  万一自己一时上头抢了这些圣地的风头,让他们下不来台,叫他们以为自己门派打算也夺上一个“圣地”的名头,分薄了他们的利益,而直接在背后开枪,让自己一不留神做了这大时代下的残渣的话,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老江湖?
  兵荒马乱的,谁知道是谁下的手啊。
  你说是圣地打得黑枪。我还说是那五方魔教不愿见到正道崛起,所以直接在背后痛下杀手的呢!
  往常自家门派做这种湿活脏活以后,可都是推给了那五方魔教的。
  现在峰回路转,太衍剑派一样是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门派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而且自己若是在这倾天之灾里面强自出头,把自家门派的有生力量都在这里消耗殆尽了。
  那以后他们如何去镇压那群贱民,如何能挥动着镰刀去收割“韭菜”?
  那些在这灾劫里面保存下实力的其他门派,见到他们的这般惨状,会因为自己在这个大劫里面出过力,替他们挡过刀,就好心放过自己吗?
  嘿嘿嘿,漫漫江湖一切都可以称量价格,但唯有【信任】才最奢侈!
  所以啊,大家还是随大溜的好。胡乱出头,妄议朝廷,那是要掉脑袋的!
  一步、两步……十万武者一步步的在后退。
  在太衍剑派的山门前,天空像是被裂开了一个十字型的菊花,涛涛血光如瀑如虹,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将蓝天白云尽数染成赤天血界,仿佛再也没有了日月光彩,只有一片血光。
  两三个呼吸之后,那从血海中倒灌血雨不仅不见消竭,反而越发声势浩大,落在地上的血水汇聚,竟成血潮滔滔,血浪激荡之势。
  而潮水之中,又夹杂着说不尽喧杂的声息,仿佛是有无数如影随形的狰狞魔怪,在潜伏于血潮之中一点又一点侵蚀着太衍剑派的护山大阵,逼得众人一退再退。
  下一刻,一道道血色涟漪从这【血海】之中激荡汹涌,如是一层一层的台阶,接连天地,在恭请着某位神明的降临。
  不觉之间,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只见这倾覆天空的【血海】深处,正有一位面无人色,根本就没有丝毫感情,我就恍若一个傀儡木偶一般的绝色倾城的少女正一步步踏出,一朵朵血色幽莲稳稳的将她托起,转眼的功夫就已经站在了太衍剑派的面前。
  望着这位面无表情的,尊贵如神魔的少女,隐隐的太衍剑派内的一众武林高手们纷纷有了几丝骚动。
  “这是北方魔教的圣女‘墨桓’吧?”
  “绝对是她!化成灰我也认得啊!”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难不成……是她修炼魔教武功,一不留神走火入魔了吗?”
  可在转眼的功夫,随着这个酿成了武林有史以来又一场浩大劫难的“少女”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在那即便是隔着太衍剑派的衍天剑阵都能够闻到的那种醇厚作呕的血腥味的面前,有所有人的窃窃私语声都戛然而止。
  面对着这位绝世凶物,不管她究竟是不是所谓走火入魔了,自家都是惹不起,惹不起啊!
  这一刻“墨桓”空洞无物的眼眸似乎是将整个太衍剑派都望尽,无数的武者在她的眼眸之中倒映,每一位见到她眸目的人,都仿佛是被无数由杀戮构成的修罗拖入进了无穷血战之中,永远也不得解脱。
  她嘴唇微启仿佛是在想说着什么。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想要听取这位究竟会有着怎样的惊世之言。
  “饿!”
  “你们有我的东西,所以我要吃!”
  --上拉加载下一章s-->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